历史探秘

富甲北方的牛子厚晚年潦倒北京街头,梅兰芳救助 这是何等源于?(下)

让我们从头说起:1896年,喜欢京剧的吉林首富牛子厚出资,从北京接来以潭鑫培为首的“四喜班”来吉林演出了一段时日。从此牛子厚与京剧结下了不解之缘。1898年,牛子厚决定创办京剧学校,于是出资在吉林、北京招收孤儿和贫困子弟为学员,与四喜班文武老生叶春善共同创办了中国京剧历史上著名的“喜连成”班。喜连成科班的名字,就取自牛子厚三个儿子的乳名“喜贵、连贵、成贵”的前一个字。后来,北京沈氏富户戏迷也投资入股,遂改名“富连成”。1900年,沙俄入侵吉林市,牛子厚为安全计,将叶春善率领的京剧戏班送回北京。

2020-09-26

富甲北方的牛子厚晚年潦倒北京街头,梅兰芳救助 这是何等源于?(上)

提起上世纪30年代吉林豪富牛子厚晚年潦倒北京的事儿,吉林人无不感慨造化弄人。但是,历史江河,大浪淘沙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牛家从“砸锅牛家”到“船厂牛家”,再到“中国北方四大家族之一”虽然奋斗了百年,也辉煌了百年,但毕竟抗不住历史淘汰……

2020-09-26

如何解读乾隆皇帝题匾“福佑大东”的帝王胸怀

1754年,大清乾隆皇帝东巡吉林时,曾恭奉孝圣贤皇太后自吉林将军府至三道码头,乘坐吉林水师营的战舰,从松花江顺流而下,渡江来龙潭山游览。此游,乾隆皇帝十分忙碌,自山下到山上,连连举行仪式。先是隆重地“祭龙潭”,对龙潭祷告;接着隆重地“封神树”,并举行祭祀典礼,对神树感恩戴德。最后陪同母后游览龙潭山古庙龙凤寺。待来到最顶端的观音堂瞻仰观音圣相时,乾隆应庙中僧人之请,遂提御笔为观音堂题匾“福佑大东”。此事已经史记在案。

2020-09-25

大清国祭重地就在吉林市

吉林市是大清三百来年的“国家祭祀”之地。 :国家祭祀,简称国祭,是中国封建时代由皇帝带领王公贵戚、文武大臣举行的国家级祭祀大典。中国封建时代历朝历代的国家祭祀除了“封禅”大典之外,还有“神农祭祀”“ 黄帝祭祀”“孔子祭祀”。在清朝,国祭大典除了康熙帝的“封禅长白山”外,就是此后一年一届的“祭祀长白山神”大典。

2020-09-24

大清皇家,为何世代重视祭祀“长白山之神”?

因为大清国的族脉所系,祖脉所系,江山社稷所系,所以自皇太极始即开始打造保护长白山神。顺治朝时顺治皇帝下令封禁长白山。康熙朝时康熙皇帝亲赴吉林乌拉封禅长白山。雍正朝时雍正皇帝敕建长白山神望祭殿。乾隆朝时乾隆帝亲赴吉林小白山望祭殿举行遥祭长白山神大典。嘉庆朝时嘉庆皇帝特派钦差到吉林望祭长白山。俟后道光、咸丰、同治、光绪等清代皇帝也都遵例委派钦差远赴吉林,于每年的春分和秋分日,举行遥祭长白山大典。即使做了日本汉奸的爱新觉罗-溥仪在长春做伪满洲国皇帝时,也曾前来吉林小白山望祭殿遥祭长白山。

2020-09-23

为何清朝康熙雍乾隆三朝遥祭长白山的规格那么高?排场那么大?

我的答案是:事在人为,也在局势。首先说康熙封禅。他雄才大略,号称千古一帝。他8岁即皇帝位,有顺治皇帝遗诏指派索尼、苏克萨哈、遏必隆、鳌拜四大臣辅政,并且有最大的后台——威望崇高的皇祖母孝庄皇太后坐镇。他十四岁敢于亲政,并于十六岁时智擒妄图结党篡权的鳌拜,终于集皇权于一身,然后力排众议,花费了八年时间平定了先朝册封的吴三桂、尚可喜、耿精忠三王藩镇割据之乱,基本统一国土于一体,使大清进入盛世局面。

2020-09-22

一段民谣,竟然蕴含着大明船厂建立在吉林松花江畔的皇家密码!

站在吉林市阿什哈达摩崖石刻下考察的考古专家们,听到两位渔翁操舟而去的歌谣 “九缸十八锅,不在前坡在后坡。要解其中谜,须问刘二哥”时,不解其意。其实,这是明清时代流传在吉林的一段民谣。据说,这段民谣包涵着大明皇朝驻军吉林和造船吉林的诸多皇家秘密。而这段秘密,当时只有明成祖朱棣皇帝和他派遣来吉林造船的辽东都司指挥使、骠骑将军刘清两人知道!

2020-09-21

清朝当时是怎么收复青海的!

1720年,大清收复了西藏,意料之外的是青海竟然反了,原来,当年厉害的和硕特部首领先固始汗征服土伯特王国后,留了两支队伍分别驻扎前藏和青海,前藏的拉藏汗被准格尔的大策灵率远征军杀死后,势力算没了,而青海的固始汗另一个儿子鄂齐图被葛尔丹击败,在葛尔丹也被大清击败后,青海成了无政府状态。

2020-09-20

吉林阿什哈达摩崖石刻,为何只镌刻了刘清建造龙王庙和重修建龙王庙的事?

明代吉林阿什哈达第一摩崖石碑的内容是:“甲辰丁卯癸丑骠骑将军 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 大明永乐拾玖年 岁次辛丑正月吉。”阿什哈达第二座摩崖石刻的碑文内容是:“钦委造船总兵官 骠骑将军 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清 永乐十八年领军至此 洪熙元年领军至此 宣德七年领军至此 本处设立龙王庙宇 永乐十八年创立 宣德七年重建 宣德七年二月三十日。”

2020-09-19

成都这些年的变化

成都这些年历史,可以简单划分为地震“前”和“后”。地震前的成都,基本以本地和川内各地州的人为主。那时候在大街上听到一个说普通话的,感觉好亲切,恨不得缠着人家多练习一下,那种感觉像高中时候缠着外教练习英语口语;

2020-09-18